seawhite

天啊我好咸鱼(你完全忘了你是个文手了吧?!)

Mere light is mere darkness


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迷茫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在我眼中呈现的是宏伟的白色教堂......
“在想什么?”
女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看了看她,问:“爱因......爱因斯坦博士,你觉得你活的心甘情愿吗?”
爱因翻书的手而后停了下来,不知在想什么。
我下意识认为我说错什么,忙着转移话题。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重新对她说:“要走了。”
“瓦尔特。”爱因开口叫住我。
“嗯?”
“无论如何,你都觉得活下去是种错吗?”
是吗?
我......可能不会这么觉得吧......



我或许期待着什么......
有时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清楚......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成了这样呢……



我重新把书放回书架,拿起外套出了书房。
越过在客厅沙发上睡觉的特斯拉,轻手轻脚地离开这里......



“I'm taking a boat to the distant place. The boundless sea, when will people reach the end.”



从得到“瓦尔特”这名字起,我的人生就注定成为这样。
但那孩子,否定了之前我那错误的想法。
废墟中成长,难免很痛苦……
可那孩子的笑容是那么温暖,谁忍心剥去他微笑的资格呢。
很羡慕......
要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多笑笑就好了……
好像......爱因也喜欢笑呢……



“Pure light is in the abyss of infinity.”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