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辰

【叶魏】烟都到手了还讲什么

    ——都这样发展了也掰不回来了吧
      ——为什么他们没关好门,关我什么事~
      ——节奏有些快……凑合凑合吧……
      ——不懂怎么开车……
      


       正文——

  魏琛熄灭了捏在手里的烟,拿出手机转了两下,给叶修打电话。“傻逼,你的快递到了,下来拿速度的。”

  “你...送上了呗,懒”叶修回复。

  “上不来,有人拦着。你下来接我”

  “那好。。。”叶修穿上简单的披件衣服下楼。

  “诶,你留我住一晚呗?”

  “我怕晚节不保。”叶修打开门。

  魏琛走进去伸手搓了搓叶修的脸说:“我像是那么坏的人?”

  “像!”

  “你不同意我不会对你做坏事的,” 魏琛翻了个白眼,“别看了烟在包里回房间给你。”

  “哟,还搞这么神秘干什么?”叶修抬起爪子伸向包包。

  魏琛拍掉他的手说:“不是禁烟吗?发现你还想有的抽?”

  “我……”叶修尴尬摸了摸手,瞅了瞅四周赶紧把魏琛拉回房间。

  “瞧你那猴急的样。”魏琛反手打开包掏了两条烟递给叶修,“你藏好啊。”

  “可不得赶紧藏好!”叶修直接往床底一扔。

  魏琛打量了下房间,说:“哟,不错嘛。”

  “过奖过奖”叶修一脸微笑的给魏琛倒水。

  “咋当主人的也不给我好好招待一下的?” 魏琛接过了就往床上一坐。

  “哟嚯,你要啥招待啊?给你招个姑娘?”

  “可别,我可无福消受,我喜欢谁你还不清楚?”

  叶修指着自己咧嘴笑说:“这个喜欢吗?”

  “哟,你还真自恋,”脸红了一下把脸撇一边 再正视人“但是,我喜欢。”

  “自恋?不存在的,哥的英俊潇洒全联盟都知道。”

  “对对对,可我喜欢的不止这个。”

  叶修将魏琛推倒在床上,压在他身上,说道:“那你喜欢哪个?”

  魏琛被人压在身下不敢对视,脸斜过微红说:“喜欢你的……所有。”

  叶修俯下身子,在人耳边轻声道:“真的吗?好巧我也是。”

  魏琛愣神了一会,把脸转过来看着面前的人,脸涨红不敢相信道:“真……真的?”

  “假的。”叶修带着坏笑低头吻下去,手不安分的动起来……

  “你,干嘛?”魏琛抓住他的手。

  “干你喜欢的事~”

  “我喜欢的事是干你啊~”

  “干我吗?来试试啊,看看谁干谁啊!”叶修手向魏琛下身探去。

  “你这是在激我吗?叶修。”




  事后……(bushi)

  在门外靠门缝目睹全程的方锐:
       妈呀,魏琛,你的节操呢?! 说被压就被压了!

  叶修:
       呵,体会到哥的魄力没有。

  魏琛:
       没办法,老了,体力跟不上。

  方锐:
       总受就这样翻身了?! 刺激!

  叶修:
       总受?不存在的。

  魏琛:
       我忙,走了。

  叶修:
       好好好,滚吧。

  魏琛:
       哇你居然这么对我。

  叶修:
       烟到手了还讲什么情面。

=w=

着色控:

关于称谓的问题——雷狮的场合

早就想画画他们听到后的反应了x

大猫猫这个词最开始是从糖球老师那里听来的,大家可以去看看,可以说是又可爱又刺激了

好萌~w

珮瑄珮珮呸呸:

我疯狂抖动

卷啊卷儿:

是珮珮 @珮瑄珮珮呸呸 在空间点的打水枪!
明明是一个可以画湿♂身的好梗结果被我画成了傻屌漫画(emmmm…)

【日常搞事】

在全职高手群里玩句子接龙

突然笑死在半路

大概到后面就是用战队名字来造句了

因为一人说一句我都分不清谁说的了,干脆只发内容

觉得有趣就发lof了……

参与: 阿宸,南歌,丹絑,潇辰,易清安
全场最佳: 阿宸,南歌
他们说的水果虫是水烛……



【把水果虫扔进鱼缸里】
【给鱼缸添点水】
【往鱼缸里再放进两条鱼】
【种点水草】
【放点彩色石子进去】
【把水果虫捞出来切成虫末,撒进去】
【撒葱花】
【撒盐】
【蘸芥末】
【撒胡椒】
【拿出水草和小石子】
【添把微草】
【加点儿蓝雨水】
【把鱼缸搬到煤气旁边,点火】
【兴欣之火,可以烤鱼】
【卖鱼之队,烤鱼之师】
【毫末之草,可以配葱】
【指着鱼缸对他们说应该熟了吧】
【捞出来】
【撒微草葱】
【劈一道雷霆让鱼更酥】
【啊!外焦里嫩!】
【摆盘,用百花】
【发现没有人于是偷偷吃了一块】
【发现有人一大口吃光】

【韩张/乐黄互虐】日常瞎闹

来自某语c群的梗,随便加了超多戏……(别打我)

大概是韩张和……不对只有韩张

流水账

#ooc慎入

正文:

“新杰?”韩文清叫道。

“我在这。”张新杰回应。

韩文清走到张新杰面前。刚刚在和张新杰聊天的张佳乐便找借口离开了。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问道:“出什么事了?”

“嗯……没事。”张新杰回道。

韩文清眉头微皱,问道:“怎么?”

“没什么,不过有些……”张新杰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有些什么?”韩文清察觉到张新杰的不自然关切拍了拍人肩

“想你。”张新杰小声地说出两个字。

韩文清怔了片刻抬手勾起人下颌凝视张新杰眸子,问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想你。”张新杰被韩文清勾起下颌略微有些窘迫。

“收到。”韩文清藏起眼底笑意猛地覆上人唇浅浅吸吮一口。

张新杰抿了抿嘴唇,难得地不知所措。

韩文清神色不改盯着人唇角,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也许是不太习惯。”张新杰 恢复镇定。

“过段时间就习惯了吧。”韩文清语气略显不耐。

张新杰听出了韩文清的不耐,回道:“我会努力习惯的。”

韩文清有些笨拙地帮张新杰拨弄额前碎发,尽量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说道:“很晚了。”

“还有十九分钟。”张新杰只好任韩文清揉他的头发。

“嗯。那我再在这里待会。”韩文清只好和张新杰并肩坐下。

张新杰看韩文清坐下于是稍稍放松,说道:“这么晚了,韩队不休息吗?”

“等你先睡。”韩文清放缓了声调。

“韩队不用等我。”张新杰低声回道。

“难得有空闲。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就来陪陪你。”韩文清闭上眼睛,躺在椅子上说道。

“那……谢谢韩队。”张新杰虽然心里很高兴韩文清会来陪他,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该表现出来。

“不用。”韩文清见张新杰神色有些复杂伸手搂了人腰安抚。

张新杰怕痒,于是轻轻地抖了一下。没想到韩文清发现的这么仔细。

韩文清连忙放了手转而轻拍人后背,说道:“抱歉。”

“没事。”张新杰感觉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有些不好意思。

韩文清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只好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拍拍人背。

张新杰移动了身体往韩文清那靠过去。

韩文清身子僵了僵,任了张新杰靠在他身旁。

张新杰看了看表,说道:“到点了,我去睡觉。晚安。”起身踮起脚抱了一下韩文清。

韩文清僵了片刻回抱住。双唇贴在张新杰耳廓低低发声,说道:“晚安。”

“晚安。”张新杰点点头,摸了摸脸颊,有的发烫。

韩文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轻捏把张新杰脸颊。

张新杰于是抬手捏回去:“是应该这样回应吗?”

“随便你。”韩文清抬手抚上张新杰手背。

张新杰于是抽回了手,说道:“抱歉我没有谈恋爱的经验,不知道做的是不是对的。”

“谈恋爱?你想怎么做都行。”

“那……”张新杰踮脚,在韩文清嘴唇上轻啄一下。

韩文清环了人腰狠狠吻了回去,舌尖细细描绘唇线。

张新杰仰着脸笨拙小心地回应着,希望是韩文清想要的答复。

韩文清得到张新杰笨拙地回应动作愈发粗暴,撬开齿关勾住对方软舌狠狠纠缠。

“唔……哈……”张新杰有些艰难地喘气,下意识地想推开,但是觉得这是不是不太好,于是顺从地受了。

韩文清紧紧禁锢住张新杰的腰与他紧贴着胸,舌尖粗暴扫过张新杰口腔每一处角落。

张新杰脑中一片混乱,书上明明不是这么写的,不知如何回应,只能顺从人的旨意。

韩文清肆虐一番后不舍地放开,看着张新杰略显迷离的眸子有些不安。

张新杰被韩文清放开后低下头抿了抿嘴唇,手却下意识地紧抓着人的衣服。

“很晚了,还是回去睡觉吧。”韩文清说道。

张新杰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嗯……”

前30分钟(张佳乐离开后)……

“干嘛啊?我竞技场虐菜呢有事一会儿说啊。”黄少天发完信息后并没有立马关掉,游戏那边继续操控着。

“我次奥你乐爷找你你居然还去竞技场???剑圣大大居然热衷于虐菜???你什么身份啊职业选手!”张佳乐骂道。

“来了来了,”黄少天退出游戏,“我跟你讲啊我好气啊,我开小号去消遣一下结果有人挑衅我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虐他!是不是!”

“啧啧啧不听不听。”

“不行!你就要听我说!然后,那个小垃圾被我三下五除二收拾了。后来你猜怎么了,后来他叫来一堆他弟兄,然后排着队被我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

“是吧是吧连我也敢惹就是自寻死路嘛虽然他也不知道我是谁哈哈哈哈。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没什么。韩队和张副屠狗叫你来看看而已。”

第二天

张佳乐没事干,看着再一旁打游戏的黄少天,邪恶一笑。

张佳乐起身去拿打火机烧黄少天的头发。

“你妹啊!!”黄少天反应够快,冲去水龙头捧把水冲灭。“张佳乐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不打。懒。”张佳乐快点这样的黄少天,嘴角弯了一下。

“你不用动,我来打你就行!”黄少天撸起袖管跃跃欲试。

张佳乐站那儿没动,说道:“打伤了赔钱。”

“那我这头发你给不给赔钱啊!! ”黄少天双手上去拽着张佳乐领子。

“诶诶诶拽什么领子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行吧我就委屈委屈自己,你这条命就拿来抵我的头发好了,咱俩谁也不亏。”

“呸呸呸。乐爷这命比你头发值钱”

“那你身无分文又只有一条命怎么赔我秀发啊?哎不如你给我端茶递水揉肩按摩,通过这些服务来抵消债务呗。我看很适合你啊哈哈哈哈哈哈”

“呸呸呸。给你端茶递水?想得美。”

“这还不满意呢?那你就给我当竞技场陪练好了”

“呸呸呸。 能不能赢我啊。”

“我去,赢你秒秒钟的事儿啊!”

十分钟后……

张佳乐起身又烧黄少天的毛。

黄少天抄起一把剪刀扑上去剪张佳乐的头发。

张佳乐闪身躲了后说道:“不能因为你竞技场输了就剪我头发啊!”

“那你烧我头发的原因是什么啊?再说就输一局那叫输吗!”

“烧你头发原因是因为你在我旁边我手痒啊!”

“就因为我在你手痒你就动火啊,百花式创立者就这点气度啊啧啧,你们霸图要完啊!”

“去去去去去瞎说什么玩意 ,你在我上面没准是骑乘呢你。”

“我去,别来这套啊!都说好的你反悔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说好了也不代表我不能反攻!”

“那你还是竞技场先完胜我吧虽然那是不可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来来来!!!”

“来啊!怕你啊!”

于是又打起来了……